Linkwitz 的 LXmini

23 十月

有兩年沒有打理這個blog 了,今天鍵入,哈,還在。

旺記自問墨水不是那麼多,這年幾兩年的墨水都給了某雜誌社了。

今天想記下的,原是約半年前跟朋友的一些小討論,就是 Linkwitz 的LXmini。 這是Linkwitz 先生的近作,有趣的是,設計使用一個全音單元,在700Hz crossover 給一個很快速起動的低音。

為甚麼有趣?因為Linkwitz 先生如是說:

“In the past I would have recommended to build PLUTO 2.1 instead of the LX521, but now the LXmini will exceed what PLUTO 2.1 had to offer and be a true alternative to the LX521, except for the bigger speaker’s extended bass. The low frequency portion of the LXmini’s frequency response is similar to the PLUTO’s. With a 700 Hz LR2 crossover to a small, full-range and open-baffle driver, and with a diffusing as well as attenuating structure for controlling the rear radiation, the polar response tends towards cardioid behavior and reduces reflections from objects behind the speaker.

With directivity controlled in this way the LXmini becomes much less sensitive to room placement, while also gaining in 3D imaging precision. The small, full-range driver on top is superbly smooth and detailed. It blends flawlessly with the pistonic, infinite transmission line woofer for a completely neutral sound in a reverberant room."

有走訪Linkwitz 網站的,應該有記憶Linkwitz 說2 way crossover 如何優勝於全音, 在 crossover 處如何 flawless,而全音的 1st order system response 是個梗局,不濟。

那就奇怪了,既然不濟,為何會"but now the LXmini will exceed what PLUTO 2.1 had to offer " ?

我知, LXmini 仍是個 2-way , 但它在 700Hz cross, 全因為全音部份使用了無障板,如果全音使用了障板,那怕只有一呎大少,cross frequency 就馬上可下降至 300Hz。這不是全音系統還是甚麽 ?

老實說,我不因Linkwitz 發表了LXmini 而感興奮。我少說也是個注重學術的人,Linkwitz 這樣一說,叫大家怎面對佢老人家廿年以來的理論?

廣告

簡評 Jordan 新一代5吋全音EIKONA (2)

10 四月

半個小時內旺記便把 EIKONA mount 上原本給 Feastrex 5吋的箱体上。此箱体容積約20litre, 低頻肯定未優化, 但可以提供60Hz以上的低音去平衡聽感以評價中高的表現,應卓卓有餘。

開聲了,後級是 feastrex 的 7W + 7W pp膽機,我起初是害怕推不動,因為 EIKONA spec說效率 84dB, JX-92S 是89dB, 而 feastrex D5MA是 94dB。結果,我只開大兩格 volume 就和 D5MA差不多音量,我的 promitheus TVC 最後幾格是 3dB的,兩格即是6dB,換言之,EIKONA的效率其實和 JX-92S差不多,變輭了的 suspension 並没怎樣犧牲了效率。

低音表現 : 在這個Feastrex特別設計的 dual reflex port箱体內 , 50Hz左右明顯是 over-tuned ,最簡便的就將個短 port塞了。這樣,低音較自然了。原本 JX-92S就是個小巨人,可出45Hz而不費勁。EIKONA承傳了這強項,再往下潛多些少。速度一般,用SS或大些功率的膽機應有改善, Jordan的單元,向來是愛石多於膽的。低音大抵就是這樣,再多說就是廢話,因為低音的份量和箱体是不可分割的。

中高音表現 : 開聲三分鐘,不用說了,高音肯定比JX-92S的好,失真更低,但並未達到了很 hi-end表現,至少它完全不能威脅 D5MA。都說了,Jordan單元是很英國的哲學,把有限的推至優化,以現時使用的物料,這是一項成就。至於中音,很順暢,没有金屬盤的叫聲,但要找部石機來接上再評價,膽機從來都是隱惡揚善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簡評 Jordan 新一代5吋全音EIKONA (1)

10 四月

旺記對 Jordan 的單元,一直有一份感情, 因為旺記第一對嚴肅的全音單元, 是 JX92S。JX92S聲音相當平衡順滑,是徹底的英國人哲學, well thought, optimized 的產品。磨劍二十年,EIKONA 出來了,旺記對它有深切的期盼。

 

訂貨個多月後,單元到了,非常單薄簡陋的紙盒包裝;單元連包裝膠袋都欠奉;音盤上附着很多塵,給人非常倉促交貨的感覺,不太像我認識的英國,大概日落西山久了,世界是怎樣的都模糊了。在 Jordan official blog 上曾說這個開發揉合了Lowther 的技術,坦白說,我真的不知道,這倆個 friendly competitors有甚麼對話的空間 : 老 Jordan 是 diehard 的金屬盆全音擁護者,若他今天還夠中氣,大概會站起來,大聲說,  I can argue with anybody — 只用金屬盆的理據 ! 至於 Lowther,除了還在呆守那可憐的+/-1mm Xmax 外,剩下的就是 Lowther 這個品牌。一個品牌有没有生命力,看它的追捧者 go after的是新產品還是老產品就一目了然。

 

即便如此,磨劍二十年的作品,怎樣也不能輕看。把單元從紙盒取出看一下,磁石用盡了整個5寸框的 dimension,不要說大還是不大了, 這是妥協,若再大一點超過basket的dimension,就祇能 back mount,這是所有用粉磁的妥協。 Jordan的寃家 Bandor都出 neodymium了, 仲用粉磁 ? 再看看音盤,好像和 JX-92S一樣,是否没錢開新 tooling ? 還是認為這是終極設計? 但suspension 肯定改了,薄和輭了很多,這個大概是 fs 低了幾 Hz 的主因,我後悔没有把 Jordan的 blog 備份,隱約記得曾提及他如何克服suspension的共振,寫得很簡要,但很獨到,suspension的共振,是全音單元一個很要命的問題,把單元作中音或低音,没有問題,filter了就是,但這等於一個人病了,發燒,頭痛,吃 paracetamol 吧,只是病還在。許多十萬八萬的多路喇叭,其實是週身病痛的商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udioExpress 歷史任務完成

14 二月

多次在 blog 裡關注 Audio amateur 雜誌的前景, 終於, 在去年賣盤了,買家是 Elektor, 不奇怪, 反正 Ed Dell 一早應退休了, 40年如一地攪一份雜誌, 談不上是興趣了, 而且隨着 internet 的出現, 大部份有料的 contributor 都有自已的地盤, regular的雜誌已經没有了意義。

可惜的是, 賣盤後的 AudioXpress, 連那剩下的一點點 “地下" feel 也没有了, “地下" feel, 就是 minority feel, non-conformist feel。 Apple computer 的廿幾年business 就是靠這份不妥協文化撑着的。 後來死鬼 Steve Jobs 大徹大悟跑上地面 flood the market, 現在一街的人都用 iphone掃掃掃 ,多麽嘔心。

地下雜誌一向短命, 如 Sound Practices, Listener, Audio Amateur 是走中庸之道, 唔講唔知, 原來Ed Dell 是唸神學的, 也不算是發燒友,大概如此,才能把雜誌 manage 到和sustain, 孕育了數不盡的 audio diyers 。

現在的 AudioXpress相當 regular, 祇是每次旺記登入, 5分鐘不到就翻完了, 快過睇新地, 我找不到過去閱讀的趣味。

睇 hifi 雜誌和玩 hifi 一樣, 玩味最緊要,聽過一些人,成日比較多路同全音喇叭,又話玩過多路聽唔番轉頭云云, 都幾得意,旺記差D就回應, 嗱, 唔駛攪咁多, 你攞十皮嘢買對 ATC active 喇叭 , 連前, 後級, cable 都摼埋, 又 dynamic 又 低失真, 對應某雜誌話齋, 5粒星, 可以聽過世 。

幾十年前旺記有個中學同學(現在是文化界人仕了)曾寫過,"這世界原是扼殺希奇的"。十幾歲睇得咁透, 服。

a tribute to 曾 sir

19 九月

曾 sir (曾近榮)走了。 86歲( wiki 話 84 )。
認識曾sir , 始於他在麗的電視(即現在的亞視)主持{學以致用}。
{學以致用}是一個非常長壽的節目,逢週六下午播放。橫跨了旺記的小,中學年代。
旺記跟曾sir做鐵線槍(會射碼子,仲幾勁添), 橡筋鍊單車(又係鐵線做)。
用發熱線切發泡膠。
旺記初中就依葫蘆切發泡膠整contour,疊起用白膠槳黏實,蓋上紅毛泥, 就成了假山模型。
用白膠槳同紅毛泥, 都係曾sir處學番嚟。
後來萬里書店把曾sir的作品輯錄,出了幾本書。旺記也買了一本。
曾sir其中一個作品是電動爬繩機械人,prototype 係用飛機木做,後來田宮模型也出了一個一樣的 educational model,大概是從曾sir處license 過來的。

後來曾sir做電視和拍電影,木訥而投入的表情(不知算不算演技)是一絕。

最後一次encounter曾sir是旺妻用了天拿水沫木門(那時旺記身在大陸, 冷不防妻子有此一舉),D力架溶出嚟,明日間屋就要交番俾業主,旺妻急到賴,無計可施下上網找曾sir,得知他在天悅廣場有個店。打去問,聽電話的正是曾sir。問咗幾句後曾sir說 : 小姐, 呢到唔係答問題架。

曾sir像是我等平凡人, 伴隨我們幾十年,離去才發現原來是個巨人。
我突然想起了 Mr. Holland’s Opus ,絕不平凡的平凡。

Photobucket

石機陣營中的don quixote

5 五月

最近在 public library 睇某音響雜誌,個主编話,如果聽唔出膽機好聲過石機,不如聽收音機算了。
旺記對此言甚為認同,但對 solid state 音響 就 full of sympathy, 事關旺記都係石器時代成長的 hifi友。膽機 vs 石機的爭論無日無之,旺記從來覺得好多餘,從種瓜得瓜的邏輯嚟睇, 膽機好聲過石機係正常不過之事,因為真空管生於 audio 的黄金時期,投入的 research effort 係 以海量計,到原子粒出現後,focus 已轉往 communication同 數字技術,給音响專用的原子粒只有日本在70,80年代攪過一排,依家係冇音响專用的原子粒,所以今時今日仲買石機真係…

作為普通 diyer ,取易不取難,玩膽機係正常不過,但作為石機生產商,見到一個又一個原子粒 end of life , 就只有一個字 : 愁。最近睇 6moon, 知道 Nelson Pass 終於投入巨資( 6位數, 美金) 俾Semisouth 生產SIT ( or V-FET )。原因 ? 就係因為 V-FET 有 triode 嘅 transfer characteristics 。呢點旺記幾年前已經講咗無限咁多次,仲話如果NP發現了 SIT 會點呢 ? 旺記唔係先知,只不過玩音响唔駛想得太多,抓住幾樣地靈人傑嘅嘢,triode ; full range ; 牛 , 咁就冇可能衰聲。

最攪笑有 rumor 話 NP會响今年 burning amp festival ( BAF) 派佢 D devices 同 1對 WE300B, 俾人較量下,先唔講1對 reissued WE300B 幾多錢,過瘾既係,諸石器擁躉係咪以為 triode 祇有300B ?

In any case , 生產擬三極管的原子粒在70年代錢多過攏的日本已做咗,30幾年後的今天,ex-Yamaha D engineers 再做 B-1 嚟圆夢,同NP用巨資攪 SiC JFET 都係扒逆水嘅悲壯之事,除了 respect 和 sigh , nothing else 。

DIY 乃係扒逆水

13 一月

隱伏數月,上 web 游吓, 原來旺記真係背, NS LM394 已然停產, last buy 係去年 7月。 感覺悕虛, 依家 diy solid state, 唔係用 opamp, 就係 D inferior 嘅零件, JFET 唔在講 (連 2SJ74 都宣佈停產嘞), LM394, MAT02, MAT03都離開我地好遠,早排同個歐洲朋友傾計,佢話要買 D Hitachi 嘅原子粒砌 class A amp , 旺記只能笑而不語。唔怪得有鬼佬砌咗件 discrete opamp ,D hifi 友會趨之若騖 , 唉 呢 D 所謂discrete opamp,在玩慣 analog circuit 嘅人嚟講係 no big deal,所以 diy 係衰落得好緊要。

講開 diy, 又想講吓 Nelson Pass。佢老人家原來訂咗D SIT去砌 amp , 嗱, 有 blog 為證,旺記晨早就講過, 如果佢知道有 V-FET,就會如發現新大陸。佢用 power jfet 時, 仲乍乍帝, 實牙實齒話唔係 look for triode characteristic , 而係 depletion , 容易 D 做 biasing,咁點解依家去用 SIT 呢 ? 唉,the world is flat ,日本發燒友老早講過 triode is king。日本人係最die-hard 的實証主義者(同德國人好似),你問佢嘢,十問九 I don’t know,唔係唔講,又唔係轉數低, 係未試過就不作無謂的 extrapolation ,不讓口水亂飛,不過 SIT 用响 linear region 有難度,日本燒友在2000年間又興咗一排,結果係燒到一地都係,姑且睇吓NP今次有乜符 “fei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