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七月, 2007

石中之最 : 五論 class D — Charlize class ‘T’ 之三

24 七月

以上是測試 charlize 的 setup。有沒有留意,microphone 不是對正 speaker的。為甚麼會這樣 ? 因為charlize 的 overshoot 和高頻太多,若對正 speaker 的話方波大大走樣,因此旺記 tune mic 的方向,最後要 toe out 45度才有似樣的方波。

這意味著甚麼 ? phase problem。至於是出於 Tripath 的 IC本身,還是 output filter ,暫時沒有定論。

上兩篇2A3的圖,也是在 toe out 的情況下測出來作 benchmarking。toe out 45度而高頻不足,絕對正常。

若 把 mic toe in 對正 speaker 的 2A3 方波會怎樣 ?

就是下圖 :
分別是 2KHz 和 1KHz

不是 perfect waveform ,但是否正路很多 ?

Charlize 的 overshoot 帶來大量的中高至高音 能量,形成 charlize 有趣的 revealing的音質。若配合中高不夠或速度不高的揚聲器( 大部份multiway speaker),應是不錯的配合。

用 charlize 配 Feastrex,charlize的overshoot不幸 被忠實地重播,旺記唯有以關機來表態。

老實說,旺記睇咗 class D 十幾年( 因為要攪 power electronics 嘅 research),睇住Tripath開檔到收檔,八、九年前攪 Megatech 的 600W class D power module,一直都覺得 class D 的高音怪怪的,做 bass amp ,冇問題,要放全音域,暫時未係時候。

Anyway , 旺記最近讀 HiFi World ,regular contributor Noel Keywood有以下一段 Comment :

" Class D is unrefined at present, which is why Class D amps all sound so different and also why they have their own strong individual character. Trouble is, whilst such character can be aurally arresting, shall we say, generating a lot of “wow it’s amazing" on the ‘net, it isn’t necessarily right or accurate. And what can be amazing in the short term can be wearing in the long term, especially when there is so much high frequency distortion and noise present. So I am slightly sceptical about Class D generally at present."

HiFi World認為唯一例外的是 “搬爐" — Bruno 的 Hypex class D.

旺記 個 Hypex kit 仲未做,will see 。

廣告

石中之最 : 五論 class D — Charlize class ‘T’ 之二

21 七月

續上篇。

又是方波測試。喇叭是 TSM300,距離 1米處 pickup。

用 TAD TSM300 是因為它的 horn甚好,音染低,反應快,300仔的 bass driver 出賣了它的中高音 counterpart。

Anyway,測試是 focus 中高音。

從上圖可見雖然有 overshoot ,但這是正常的。Inductive loading,沒有 overshoot 才怪。而且, 有 overshoot才好聲,問題係有幾多 overshoot。

rise time 極好,証明 charlize 出的聲夠刺激。這是 expected 的,因為 以前都有講過,class D 輸出阻抗奇低,damping factor 高,快上快落是 class D 強項。

以下是同一 setting ,除了 amp 改為 2A3。從上而下,分別是 1KHz,2KHz,10KHz,100Hz。

最明顯的是 2A3 rise time 不及。此外 charlize 的 方波較為 phase coherence。2A3 的 2KHz 响應明顯高頻不足。

是否如此?下篇再講。



石中之最 : 五論 class D — Charlize class ‘T’ 之一

20 七月

最近幫朋友 rebuild 他的 charlize class D amp ( 旺記不想稱 Tripath 的 amp 為 class T,開關式就是 開關式,巧立明目又如何 ?),其中一邊 output 反接了 antiphase,實在不好意思,取回來再修輯一下,順便作一些測試。

一直覺得 Tripath 的 amp over-bright,Sonic Impact 的 T-amp用方波 測過了, overshoot 的形態不好,直覺是輸出濾波的 ferrite 攪鬼。

朋友 的 charlize,旺記試聽過幾次了,數月前大概是用 auricap 作輸入吧,還不錯,中音偏bright 但 resolution 很好。朋友認為 charlize 好過晒 他所聽的 tube amp ,包括 VT25 和71A,當日旺記拿charlize 與 2A3 比較,setup 比較草率,2A3 的 texture 較好,但charlize 的潛質絕對不能否認。到了數週前旺記把 2A3 amp 攪過一輪,resolution improve 不少,相比下朋友 的 charlize改用 obligato 的 cap 相當光輝難入耳,要改用多蕊喇叭線攪亂 phase coherence 才稍為可聽,hifi 就是這樣,木門要對木門也。

朋友耐力真行,重手換上M-cap作輸入,皇天不負,tonal balance improve 了很多,不過 中高仍然很標,火氣很盛,旺記近日番聽 諳II,track 1的口琴,從charlize 播出來刺耳過耳仔放在口琴簧片旁邊(旺記小二開始學吹口琴,由英雄牌吹到中學用Hohner,口琴聲係點,無須想像),是很明顯的overshoot。

講番 諳II,旺記從來不太欣賞這片 album ,近日偶然在 2A3 + Feastrex D5nf 播出來,竟然感覺到夏韶聲幽幽地唱出來的 那種presentation。似乎是 有些minute information ,以前的 setup 失落了,現在 得以重播,歌者的感覺便能傳遞過來,實在頗為微妙。

至於用 charlize,撇開 over-bright,其實 resolution 很好,但明顯的 overshoot使presentation 頗 為 aggressive ,presntation 有一種 " 埋睇埋揀"的 hard sell 感覺。

為了validate 聽感,作了些測試。

如何 interpret ,下次續講。


音樂三部曲 : Beat, Carrier , Melody

4 七月

旺記最近閱讀 HiFi World,訪問 Linn 的 Ivor Tiefenbrun,頗堪玩味,姑且節錄如下 :

" Modern hi-fi doesn’t maintain the linear pitch relationships in music …. and the real test of engineer is to maintain the pitch relationships within music. The beat is the most fundamental thing, and above that is the carrier, the melody “.

“Just as looking is different from seeing, listening is different from hearing. Listening is an active thing, and it is defined as ‘silent repetition'".

" If you don’t have a reference, you can’t have an opinion; you have a prejudice. People are entitled to their person prejudices, but they’re not entitled to share them".

“communicative power is what matters in music".

唔知係唔係 旺記嘅 prejudices ,我覺得我與 Mr.Tiefenbrun嘅觀點英雄所見全同,呵呵。

In my words ,hifi 第一步就是 pitch right.

祇是,大部份人 玩 HiFi的 No.1 priority 並非 pitch right , 而是 " amount " right 。

量要足,不難,70 , 80 年代 個個 HiFi 友都有副 equalizer,十段八段,左右獨立,好不過癮。

況且,在有限成本的 hifi system 上能提供排山倒海的氣勢,很多時是 room mode 的功勞。

pitch right  是 another story。不能後加。而且是越加越衰。

By the way, 旺記兒時學習音樂,老師要我熟練的第一件樂器是 —

拍子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