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二月, 2008

玩全音,歎壽司 (2)

24 二月

多路分音99%速度不夠皆因太大貪。

說來話長。

天地初開,沒有多路分音体系。所有揚聲器單元都是闊頻,有實用價值的產品,一般從 100Hz 上至 8K ~10KHz 左右,做 AM 廣播,足夠有餘。後來為了改善頻寬,加進了高音單元,上限推進到 15KHz左右,主揚聲器單元仍是闊頻。分頻點在7 ~8KHz以上。

正如旺記在連載的德國全音系列 “葵花寶典" 中指出,這是歷史上最後的高傳真多路分音体系了。因為這是在速度形揚聲器上匹配相等速度的高音單元的首次,和 the last time。

近年流行 ribbon tweeter,分析力一流,但 ribbon tweeter 反應比低音單元快一百倍,在一般的 passive 分音系統是無法結合的。要將高低音同步,必須在訊源上做 compensation,即是要攪一大輪的 digital speaker。用 analog的方法衹能在單元上加 servo,但要 speed up 十倍都有困難。

講番低音,五、六十年代的速度形系統的低音音箱必大如雪櫃,低音單元也至少15吋才有意思。

直至出現了 infinite baffle( 即 sealed box)和 bass reflex 等,消費者開始認為小箱也可出低音 ,大箱就這樣沒落了。

鬼佬有句諺語 " throw out the baby with the bath water “,在這裡正合用,聽慣了細箱的人,把大箱和賦予的低音的速度也一併捨棄了。

真正有速度的低音是要付上沈重代價的。剛巧閱到 Rockport 的旗艦 Arrakis,每邊用兩隻15吋低音,每對Arrakis超過900KG。價錢 ? I don’t want to know.

Caltech (加州理工)有一個 Audio Lab. Caltech 是一所很 liberal 的大學,裡面的東西,都是師生自己創作的。他們用哈利24吋低音單元做了個低音音箱作 acoustic 的 research。此箱每個重900KG,比 Rockport 的 flagship還要重一倍。音箱頂的小BB是3/5A。

這個箱大概可以出像真的三、四十週吧。

旺記幾年前曾經考慮買 Fostex 的31吋低音FW800N,想法是連屏障都不必用,放近牆,在 bipolar action 下,相信可跑出60Hz,沒有 room mode 的自然快速低音。
結果當然是沒買,否則除了60Hz 跑出來外,大概太座也會跑出去不回來了。

玩全音,歎壽司 (1)

19 二月

最近,旺記和一位朋友在討論音樂重播,關於類似的 topic ,旺記在 blog裡也分享過,所以不想重覆,衹是,旺記曾說過,也是一再強調的,真聲是真聲,hifi是hifi,hifi想模擬真聲,到了今天,仍衹是一個夢想。

這話怎說 ?

以旺記有限的聽覺,能不費勁地分別真聲(例如鋼琴)與從喇叭出來的琴聲,就是根據。

當然,這可能與旺記上了教堂廿幾三十年,上千週次的聆聽真鋼琴的經驗有關,可是,其他聲音,如人聲,可是所有人天天的經驗,不似就是不似,no argument,衹是,人腦有 correlation 的能力,你聽過鋼琴嗎,下次再聽到類似的聲音,大腦就會跟你說,這是鋼琴。有幾似幾好是 another thing.

既然 hifi 模擬真聲的能力咁差,玩黎把鬼呢 ?

Good question,這就是 hifi之路的開始。

玩 hifi,一般有三個階段。

第一 階段,追求官能刺激,廿多年前,人人有部十幾廿段的均衡器,bass不足嗎,就把100Hz以下的推桿任意推高,總之聽不到 clipping就算。

第二 階段,玩厭了低音在屋內轟鳴 或像介玻璃鋸鐵的高音,切志追求平衡的原音。這一 階段可以很長,甚至一世,因為hifi不能當飯吃,許多人到此已感到滿足,覺得套系統瓣瓣齊,很夠聽,夫復何求。

第三階段, 追求的已經不是平衡,而是音樂中的鮮活感。用食物來比喻,就是三文魚壽司 versus smoked salmon. 第一次吃壽司要點勇氣,愛上後就會說,smoked salmon, what ?

追求音樂中的鮮活感,基本上是不再著眼全頻齊不齊全,而是真的感覺。以旺記的經驗並一直在強調的,就是速度。旺記在速度的系統裡找到了certain extent 的 “真"。

99%多路喇叭都不夠速度,全音單元在這裡冷手執個熱煎堆,肩負了尋真的使命。

有趣的是,全音單元衹有速度一瓣有 先天potential,其他瓣瓣都輸給多路喇叭。

所以玩 全音單元是一個 為一棵樹放棄一個森林,為一隻迷羊放低手上九十九隻的trade-off,而且是在旅途上一直尋找快速的單元,因為全音單元一街都係,幾蚊雞的TV speaker 就可以由100Hz 上到15KHz,許多全音單元魚木混珠,浪費玩者精力時間。

HiFi 懷舊三十年 (五) 之 V-FET 之 二

18 二月

旺記在九九年至二千年間對 V-FET 念念不忘,結果終於把一些 V-FET弄到手。

當時剛剛正在做MOSFET SE 的 project,用兩隻blackgate 做 bipolar output cap,resistor loading,順手拈來,把線路用在V-FET上,class A ,biasing current 谷到成一點幾 amp 才有較合理的 voltage swing,但不負眾望,與2A3 single plate benchmarking,midrange clarity即使不鸁也不輸,但voltage swing實在不夠,headroom 不足。本來想過transformer coupling, 但想到 1A 的 dc biasing,SE 火牛要多大 ?實驗就此打住。

近日思前想後,parafeed不就可以嗎 ?又可免去石聲的current source….喺時候嚮倉揾番件出….

HiFi 懷舊三十年 (五) 之 V-FET 之 一

12 二月

成長於 “石" 器時代的旺記,memories 都是石的東西,跳進膽的世界反而衹有十年的歷史,但是這種歷程也很有趣,因為八零年代睇MJ,期期都有許多 SS 的製作,若有一期特別多膽的 article,就罷買可也,依家剛剛掉轉 …

因為有了 膽的知識,才知道原來石家庒兵器譜之首應是 V-FET 無疑。

這話怎說?要由 FET 講起。

本來無一物, FET就是一件 N channel或 P channel,加一個閘。此為之JFET。 J stand for junction。

好了,為了加大 channel 的功率能耐,半導體廠家丑盡六淫,增加通道內的 surface area。 Lateral FET 加強 擊穿電壓, Vertical FET 則強化了電流流通量。

Hitachi 第一代 power FET 2SK134/J49 就是 lateral FET。

後來老美的 Siliconix 推出了 vertical FET。

且慢,以上的 power FET,統統是 MOSFET。即是, 閘與通道之間用一層 oxide 防擊穿。呢層 oxide 等用一隻電容。今天電腦裡面的 CPU 、memory和 logic IC 全部都是 MOS structure。慳電也。

但,在 audiophile world ,signal path 裡 加 cap,有冇攪錯。

如此這般,有個日本大學教授( 九成九喺發燒友)想到一個 structure,沒有 MOS layer 的 power JFET。

就喺 V-FET。

當時 SONY 相當 aggressive ,立刻買咗呢個 design。出咗 2SK60/2sJ18 和 2nd generation 的 2SK82/J28 等等。 Yamaha 可能也 license 了個 IP,出了 2SK70/2SJ20。 Yamaha 的 B1 和 B2就係用自家的V-FET。

當年呢D V-FET 貴過 2SK134/J49,而 power rating 差許多。

旺記當年年幼唔識貨,覺得 V-FET 唔值,所以冇玩過,只識玩 2SK134。

玩過 lateral mosfet嘅 人就知,D 聲濛濛,衰過 BJT,有人仲話呢D就係膽聲,嘿 !!

V-FET 喺唯一有 力挑戰膽的石,除了因為 冇咗層衰聲 MOS 之外,個 structure 基本上就喺低壓嘅 DHT。

and I say, DHT 。

Triode !!

characteristic curve 上嚟講, V-FET 類似 triode,而 mosfet 類似 pentode。

SONY 一早冇出 V-FET唉,但2000年左右,日本發燒友番兜 V-FET,原因 喺佢地突然晃然大悟 在工業上用的另一種元件 SIT 原來就是V-FET。結果炒到飛起,因為做 SIT 的廠都執埋,剩番 D 貨尾。

蝴蝶效應,Nelson Pass 在 2005 年揾到 power JFET,發覺效果勁好( 冇法,佢前半生只有 BJT 同 MOSFET 為伴,大概未知 triode 有幾美味),於是在 diy 圈吹起了一陣風。但 power JFET market 太少,已經 obsolete 埋。

旺記發 V-FET 夢 發咗七、八年唉(自從中咗 DHT 毒之後)。

And recently,終於善價揾咗部 V-FET amp 番嚟。

How’s the sound ?

遲 D 講。

茶煲阿四中的荒謬感

4 二月

在太座要求下,週末找來幾個 site 給她重温阿四。旺記當然要"陪看"。

然後發覺真是幕幕精采,成功不是撞彩的。

有一幕很正,失憶的趙安娜 被張哲修夾硬接走,坐在貨車尾,夾在張哲修和德久中間,穿着德久母親的大嬸衣服,被風吹得頭髮蓬鬆像瘋婦一樣,實在非常折墜,剛好 Billy 肚瀉未止從急症室離開,座駕尾隨貨車,Billy在車內神傷,孔室長指向前面貨車說:社長,你要支持下去,大把人慘過你都繼續生活。指着的就是瘋婦模樣的安娜。其後到了分支路,兩車就此東西分隔了。卡謬式的實存荒謬感在這裡真的很正,人生往往就是這樣,以為統統都不缺乏,卻是貧窮的,到乜都冇時,卻是富裕的開端。

幾年來的韓劇,從生死與共的愛情觀到這類 荒謬式喜劇,卻不失故事的流暢,不扮高深,contrast 本地的制作,除了更 professional 之外,十幾廿年來在創作上一點進步都沒有。

要數攪笑情景,非第一集交換 寵物莫屬,竟然 fusion Kill Bill,韓藝瑟演得太正了,咀扁扁,成個Uma Thurman 咁款,這套劇基本上是她的個人表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