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全音,歎壽司 (1)

19 二月

最近,旺記和一位朋友在討論音樂重播,關於類似的 topic ,旺記在 blog裡也分享過,所以不想重覆,衹是,旺記曾說過,也是一再強調的,真聲是真聲,hifi是hifi,hifi想模擬真聲,到了今天,仍衹是一個夢想。

這話怎說 ?

以旺記有限的聽覺,能不費勁地分別真聲(例如鋼琴)與從喇叭出來的琴聲,就是根據。

當然,這可能與旺記上了教堂廿幾三十年,上千週次的聆聽真鋼琴的經驗有關,可是,其他聲音,如人聲,可是所有人天天的經驗,不似就是不似,no argument,衹是,人腦有 correlation 的能力,你聽過鋼琴嗎,下次再聽到類似的聲音,大腦就會跟你說,這是鋼琴。有幾似幾好是 another thing.

既然 hifi 模擬真聲的能力咁差,玩黎把鬼呢 ?

Good question,這就是 hifi之路的開始。

玩 hifi,一般有三個階段。

第一 階段,追求官能刺激,廿多年前,人人有部十幾廿段的均衡器,bass不足嗎,就把100Hz以下的推桿任意推高,總之聽不到 clipping就算。

第二 階段,玩厭了低音在屋內轟鳴 或像介玻璃鋸鐵的高音,切志追求平衡的原音。這一 階段可以很長,甚至一世,因為hifi不能當飯吃,許多人到此已感到滿足,覺得套系統瓣瓣齊,很夠聽,夫復何求。

第三階段, 追求的已經不是平衡,而是音樂中的鮮活感。用食物來比喻,就是三文魚壽司 versus smoked salmon. 第一次吃壽司要點勇氣,愛上後就會說,smoked salmon, what ?

追求音樂中的鮮活感,基本上是不再著眼全頻齊不齊全,而是真的感覺。以旺記的經驗並一直在強調的,就是速度。旺記在速度的系統裡找到了certain extent 的 “真"。

99%多路喇叭都不夠速度,全音單元在這裡冷手執個熱煎堆,肩負了尋真的使命。

有趣的是,全音單元衹有速度一瓣有 先天potential,其他瓣瓣都輸給多路喇叭。

所以玩 全音單元是一個 為一棵樹放棄一個森林,為一隻迷羊放低手上九十九隻的trade-off,而且是在旅途上一直尋找快速的單元,因為全音單元一街都係,幾蚊雞的TV speaker 就可以由100Hz 上到15KHz,許多全音單元魚木混珠,浪費玩者精力時間。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