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十二月, 2009

真正的低音炮

8 十二月

旺記細個時經常手持一本德国二次大戰時的册子, 德国的坦克型号基本上背得滾瓜爛熟,但是册子上寮寮數句的風炮卻最惹人暇想。

拜 internet 無遠弗屆的能力, 終於給看見了廬山真貌。原來 implementation 還不只一款。

風炮係好 creative, 不過最型仔又有料到的, 必定係佢 :

佢係乜 ? Flying wing 是也, 型号HO-229。Flying wing 的存在的目的,是令飛機最切合流体力學,没有尾翼的飛機, 最大的挑戰是可控性。HO-229太遲出世, 它的型態切合 声波, 也切合電磁波,  所以, 它其實可以在低空避過當年的雷達。戰後Ho-229的 parts 運到美国 Northrop Grumman ,經過四十年後, 型態大致相同的B-2 正式登塲。

這大概是網友電腦模擬圖,不可谓不諷剌,再一次證明,知識乃係由 quantum jump 而嚟。

一個 Class A advocate 的啓示 (二)

1 十二月

續上。

 

5. stages 越少越好 — 若我们回想 Pass 早期的 A40, 是 3 个 stages 的 design, 3 个 stages 本來是最典型也是最全面的topology ,Pass 在对 linearity 的檢讨上發现 NFB 的害處, 為了減少 NFB, 所以將 stages minimized. 所以 Aleph 和 Zen 是 Pass 離开 Threshold 浴火重生後的结晶, 至于 super symmetry, 我認為是 50% marketing hype , 50% 要用 cascode 來对付 低回輸放大器的 non-linearity而已。

用super symmetry 呢个 term 係滔我哋楊振寧嘅光,講真, differential stage 若唔 係 identical 係冇意思嘅, 話个 circuit super symmetry 係除褲放屁,其實folded cascode 在 opamp design 是必用之技倆, 741 都用嘅, 在音响上, 用 cascode  bjt + JFET, 70年代尾日本已經用到出神入化,乜嘢 thd呀, imd 呀都度過,点樣 couple 去 second stage 都做過好多實驗,同期無線电技術就有所謂 DC 放大器的連載, 我忘了是否金田明彥寫的,其中有一句我記到今日, 就係放大器音色由 second stage 決定 ! 以今日睇嚟, 係冇錯嘅, 因為整个放大器的 distortion spectrum 在頭兩个 voltage gain stages 已經 define 咗 !

此外多得 Hiraga, 也把日本的设计思维帶進歐洲,所以當D 美國人仲攬住D 2N4401 /4403 , 最多係用  2N3954A 的時候, 歐洲 audiophiles 已經用緊 JIS D管,睇吓 Borbely , 所有 design 基本上係 JFET cas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