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二月, 2010

全音與單枝線的關係之二

26 二月

Hawksford  D  結論中, 有啓發性的幾點是 :

  1. 要用單支線, 線徑 0.8mm 左右是為 “ideal” 導線 ;
  2. 要用非磁導體, 避免 hysteresis ;
  3. 外皮要用 low loss dielectric ;
  4. 多蕊線最 hopeless。

以上結論, 其實要小心應用, 多路分音的玩家, 以上結論只能 partially applied, (只要有分音器, 即使只是一粒電容, 6db/oct, 就已經跟全音是兩碼子的事, 除非係 cross 響10KHz 以上, 玩 add-on。)最能體現單支線cable performance的, 唯獨一件過的全音單元。 旺記以下稍為補充一下。

  1. 玩單支線基本上易過借火, 幾年前和有個唔係多燒的舊同事講開 hifi , 問我去鴨記買乜線好, 我就隨手往 bench一指, 說, 嗱, 攞十尺八尺 wirewrap 線返去玩吓啦, 免費嘅 !

( wirewrap 線係30awg 的鍍銀線也。)

幾日後,有另一個又係唔多燒既舊同事衝埋嚟,面露景仰之情, 話 : 嘩, 旺兄, 原來wirewrap線咁好聲, 仲有乜高招過D過嚟啦 !

古仔講完。

各位且慢,上面講過, 單支線是否啱你用, 在於 (i)用緊乜嘢喇叭 (ii)聽 hifi的 focus 在那裡。

跟據 Hawskford 的 model, 幼線全頻更 phase coherent, 所以高頻 D chaos 少咗, 會覺得 D 聲清咗, 或高音多咗。呢個情況, 在沒有分音器的喇叭上可完全反映,provided that 隻單元高頻出到, 如果 8KHz 已 roll off, 就當然冇咁明顯。此外, 聽 hifi口味真係可以南轅北轍, 高音D聲 align咗,有D人反而會覺得拮耳咗,所以D phase 亂晒嘅多路分音一樣有好多人捧場。其次, 高音好咗定差咗對某D人係 no big deal,有D人聽音樂最 concern rhythm ( pinkfish 是也),有D 人相反最 concern D 高音尾音,旺記最 concern係 articulation,一樣米養百樣人, diversity in unity唔係壞事。

再講低音,話線越粗越多低音, 係 yes and no。線幼咗, 阻值大咗, damping factor 細咗, 被 direct drive 的高效率全音單元可將這情況全數反映。低效率全音單元則兩睇,因阻值大咗, headroom 就少咗,多路更唔駛講, 串響低音上的大電感阻值有咁上下,可將這優勢全數抵消。Worst of all, 若喇叭又低效率又係多路, 粗喇叭線的低阻加埋亂到九彩的高頻, 的確可令人 perceive低音多咗,所以情況係幾複雜,耳仔聽到的表像,唔一定係 technically correct,同我哋個 body 一樣,唔發燒唔代表冇病,走去拔完罐一身疲乏反而係好轉的現象,之但係 hifi友多數眼淺,一聽到唔順耳就換之哉,hifi 線廠所以可以存活到世界的末了。

全音與單枝線的關係之一

25 二月

全音要用單枝, 係傳統智慧, 原因為何, 就一直冇人講, 又或者故意唔講。直到八零年代中天才級學者Hawksford 幫音響線做咗個 wave progagation model 之後,許多迷霧開始解散。在Hawksford出咗篇文章後幾年, 音響線廠的單枝線陸續出籠。但係雨後春筍,要到95年 stereophile 重刊佢篇文之後。旺記記憶中最早出閘的是 Tara Labs的 air 系列, 賣到滿堂紅之後不久 audioquest 又出了單枝銀/銅線, 煞有介事話揾到D 咩嘢銅, 講到尾咪喺 long crystal 單枝線。

講 Hawksford前, 先講傳統以來都用 circuit concept 去分析音響線, 就係講 L, C, R。所以, 許多許多分析, 都係用個DVM嚟度吓線嘅 inductance 呀, cap 呀, 電阻呀, 然後整個 lump parameter 或 distributed 嘅 model , 再 sim 吓佢( 最離譜可笑之事也), 然後結論話, 嗱, THD 冇衰過噃, group delay 又ok wor 諸如此類諸如此類。其中較晚期的是 攪 UCD class D 的 Bruno , 當年因為我對佢的 UCD 甚有興趣( 好捧場, 買咗兩件UCD400到依家放在牀下底), 所以咪去睇晒佢 D paper。睇到佢講 cable, 嘩, 大鑊啦(我個荷包), 大佬你連 cable 都聽唔出有D乜嘢 critical嘅分別( 點會揾 linear element 去度 THD架, OMG !!), 仲當係 snake oil, 我D錢啊。

有感而發 off track 兩句, 每個 discipline都有人攪研究攪研發, 但成就幾大真係講天份, 有天份, hit 中個方向( 最 tricky 就係呢樣) 就水到渠成, 玩 hifi都一樣, 見過唔少人, 攪來攪去, 轉來轉去, 攪到頭都大晒 ,  try 完佢個 ” breast” end up都係咁上下。冇橋。

讀電嘅人都知, 能量的propagation可以用 wave分析又可以用 circuit analysis來分析。用circuit來分析其實係高階分析,好處係簡潔易明, 若下下用 maxell equation又round 又 curl 真係揾鬼睇,但要知個 fundamental 乃係 wave nature, 萬事萬物皆為 wave, 此乃量子物理學之結論, 佛家都有講啦,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一切所見原是虛幻, 善哉善哉。

好勒, 既然係咁, 睇得明Hawksford d curl 呀 pde呀的可找佢篇嘢嚟睇番, 不然亦可只睇佢d 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