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Miscellaneous 編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a tribute to 曾 sir

19 九月

曾 sir (曾近榮)走了。 86歲( wiki 話 84 )。
認識曾sir , 始於他在麗的電視(即現在的亞視)主持{學以致用}。
{學以致用}是一個非常長壽的節目,逢週六下午播放。橫跨了旺記的小,中學年代。
旺記跟曾sir做鐵線槍(會射碼子,仲幾勁添), 橡筋鍊單車(又係鐵線做)。
用發熱線切發泡膠。
旺記初中就依葫蘆切發泡膠整contour,疊起用白膠槳黏實,蓋上紅毛泥, 就成了假山模型。
用白膠槳同紅毛泥, 都係曾sir處學番嚟。
後來萬里書店把曾sir的作品輯錄,出了幾本書。旺記也買了一本。
曾sir其中一個作品是電動爬繩機械人,prototype 係用飛機木做,後來田宮模型也出了一個一樣的 educational model,大概是從曾sir處license 過來的。

後來曾sir做電視和拍電影,木訥而投入的表情(不知算不算演技)是一絕。

最後一次encounter曾sir是旺妻用了天拿水沫木門(那時旺記身在大陸, 冷不防妻子有此一舉),D力架溶出嚟,明日間屋就要交番俾業主,旺妻急到賴,無計可施下上網找曾sir,得知他在天悅廣場有個店。打去問,聽電話的正是曾sir。問咗幾句後曾sir說 : 小姐, 呢到唔係答問題架。

曾sir像是我等平凡人, 伴隨我們幾十年,離去才發現原來是個巨人。
我突然想起了 Mr. Holland’s Opus ,絕不平凡的平凡。

Photobucket

廣告

石機陣營中的don quixote

5 五月

最近在 public library 睇某音響雜誌,個主编話,如果聽唔出膽機好聲過石機,不如聽收音機算了。
旺記對此言甚為認同,但對 solid state 音響 就 full of sympathy, 事關旺記都係石器時代成長的 hifi友。膽機 vs 石機的爭論無日無之,旺記從來覺得好多餘,從種瓜得瓜的邏輯嚟睇, 膽機好聲過石機係正常不過之事,因為真空管生於 audio 的黄金時期,投入的 research effort 係 以海量計,到原子粒出現後,focus 已轉往 communication同 數字技術,給音响專用的原子粒只有日本在70,80年代攪過一排,依家係冇音响專用的原子粒,所以今時今日仲買石機真係…

作為普通 diyer ,取易不取難,玩膽機係正常不過,但作為石機生產商,見到一個又一個原子粒 end of life , 就只有一個字 : 愁。最近睇 6moon, 知道 Nelson Pass 終於投入巨資( 6位數, 美金) 俾Semisouth 生產SIT ( or V-FET )。原因 ? 就係因為 V-FET 有 triode 嘅 transfer characteristics 。呢點旺記幾年前已經講咗無限咁多次,仲話如果NP發現了 SIT 會點呢 ? 旺記唔係先知,只不過玩音响唔駛想得太多,抓住幾樣地靈人傑嘅嘢,triode ; full range ; 牛 , 咁就冇可能衰聲。

最攪笑有 rumor 話 NP會响今年 burning amp festival ( BAF) 派佢 D devices 同 1對 WE300B, 俾人較量下,先唔講1對 reissued WE300B 幾多錢,過瘾既係,諸石器擁躉係咪以為 triode 祇有300B ?

In any case , 生產擬三極管的原子粒在70年代錢多過攏的日本已做咗,30幾年後的今天,ex-Yamaha D engineers 再做 B-1 嚟圆夢,同NP用巨資攪 SiC JFET 都係扒逆水嘅悲壯之事,除了 respect 和 sigh , nothing else 。

DIY 乃係扒逆水

13 一月

隱伏數月,上 web 游吓, 原來旺記真係背, NS LM394 已然停產, last buy 係去年 7月。 感覺悕虛, 依家 diy solid state, 唔係用 opamp, 就係 D inferior 嘅零件, JFET 唔在講 (連 2SJ74 都宣佈停產嘞), LM394, MAT02, MAT03都離開我地好遠,早排同個歐洲朋友傾計,佢話要買 D Hitachi 嘅原子粒砌 class A amp , 旺記只能笑而不語。唔怪得有鬼佬砌咗件 discrete opamp ,D hifi 友會趨之若騖 , 唉 呢 D 所謂discrete opamp,在玩慣 analog circuit 嘅人嚟講係 no big deal,所以 diy 係衰落得好緊要。

講開 diy, 又想講吓 Nelson Pass。佢老人家原來訂咗D SIT去砌 amp , 嗱, 有 blog 為證,旺記晨早就講過, 如果佢知道有 V-FET,就會如發現新大陸。佢用 power jfet 時, 仲乍乍帝, 實牙實齒話唔係 look for triode characteristic , 而係 depletion , 容易 D 做 biasing,咁點解依家去用 SIT 呢 ? 唉,the world is flat ,日本發燒友老早講過 triode is king。日本人係最die-hard 的實証主義者(同德國人好似),你問佢嘢,十問九 I don’t know,唔係唔講,又唔係轉數低, 係未試過就不作無謂的 extrapolation ,不讓口水亂飛,不過 SIT 用响 linear region 有難度,日本燒友在2000年間又興咗一排,結果係燒到一地都係,姑且睇吓NP今次有乜符 “feit" 。

把 DIY 撑下去

13 四月

玩 hifi DIY 的人都會知道 Audio Amateur 呢本雜誌。近年來傳統媒体不断被 internet 蠶食,Audio Amateur 由高峯期的, AA, SB 和GA 碌到落嚟得番一本仲死下死下,旺記繼續支持真係純綷支持 DIY(最近先續訂三年 !),之但係睇近呢兩三期真係唔多對路, 成本嘢得 30 pages, 扣咗廣告就只有一半左右, 三,四篇 articles, 仲有篇係 review ( 老實講, 越 die hard 嘅 diyers 對 review 係越冇興趣嘅),本嘢最近走 electronics, 為咗吸引 subscribers, 網上版竞然仲多兩篇 articles, 我吔呢 D loyal customer 俾佢吹漲。

我支持 diy雜誌用 傳統紙品媒体而反對 go electronics ,喺因為過去幾年來見網上所谓 diy, 亂車廿四者甚多, 因為冇人 screen 過, 冇 entry barrier, 求其 set up 個網或在 forum 胡扯一番,對知識的增長有害無益。最慘係有D人以為有internet 就可以乜都識得, 可以做專家嘞, 周圍 post 嘢, 到你小佢D錯謬時佢又話車, 我唔係科班出身 !

此等日日打粉底的人應該去好好讀下AA, SB 和 GA,當中有無數的投稿者都唔係科班出身, 但旺記曾一次又一次的驚嘆, 怎麼一個文科生可把電子理論搓拿得如此準繩 ?

我真係唔知點解, 文人有文責, 但響 internet 亂車就可睇成理所當然。

有 internet, 有 wiki, 人就以為知識可以速成, 錯, 錯, 錯 ! 知識是要沉澱 , 默想, 才能融會貫通,我又分享一個体驗,早排有個技術專才 (旺記講得出呢 個 terms , 就即係佢唔係 普通人, 係後博士級人馬) introduced 咗一種技術俾旺記知,旺記上 wiki 睇完,明白了概念,最近又同呢個技術專才再 discuss , 旺記highlight 咗此技術的 core factor,點知傾落去, 咦佢好似仲响個外圈度咁嘅, 再講入 D, 佢開始 hang 機,於是, 旺記就明白原來佢係未明呢個技術, 但係大佬佢周圍吹水呢樣嘢好奈啦。講呢個例子, 係想 demonstrate , 理得佢係邊個,要搓拿知識,就要下工夫。

旺記另外有一個經驗,有個 prolific 的歐洲 diyer ,在自已個 site 放上幾十個 project。咁有次旺記 email 向佢請教佢個 ac power filter( 佢同朋友做咗好多個),佢好熱誠回覆,旺記睇到佢嘅 coil 繞法同理論剛剛相反,咁旺記咪同佢講喂大佬電學理論係咁咁咁,你掉轉嚟做噃。佢可能以為旺記嚟踢館,以後都唔覆我。唔覆我唔緊要, 好多茂理仲當佢D嘢好 work 嗰度大watt, man 。

我真係唔介意 Audio express 用番黑白(或三色)印刷,diy人係世人最實事求是的動物,最 concern 係 serious knowledge。成本粉紙印刷,洋洋幾千字 review 嗰 D magazine,自有它们的捧場客。

全音與單枝線的關係之二

26 二月

Hawksford  D  結論中, 有啓發性的幾點是 :

  1. 要用單支線, 線徑 0.8mm 左右是為 “ideal” 導線 ;
  2. 要用非磁導體, 避免 hysteresis ;
  3. 外皮要用 low loss dielectric ;
  4. 多蕊線最 hopeless。

以上結論, 其實要小心應用, 多路分音的玩家, 以上結論只能 partially applied, (只要有分音器, 即使只是一粒電容, 6db/oct, 就已經跟全音是兩碼子的事, 除非係 cross 響10KHz 以上, 玩 add-on。)最能體現單支線cable performance的, 唯獨一件過的全音單元。 旺記以下稍為補充一下。

  1. 玩單支線基本上易過借火, 幾年前和有個唔係多燒的舊同事講開 hifi , 問我去鴨記買乜線好, 我就隨手往 bench一指, 說, 嗱, 攞十尺八尺 wirewrap 線返去玩吓啦, 免費嘅 !

( wirewrap 線係30awg 的鍍銀線也。)

幾日後,有另一個又係唔多燒既舊同事衝埋嚟,面露景仰之情, 話 : 嘩, 旺兄, 原來wirewrap線咁好聲, 仲有乜高招過D過嚟啦 !

古仔講完。

各位且慢,上面講過, 單支線是否啱你用, 在於 (i)用緊乜嘢喇叭 (ii)聽 hifi的 focus 在那裡。

跟據 Hawskford 的 model, 幼線全頻更 phase coherent, 所以高頻 D chaos 少咗, 會覺得 D 聲清咗, 或高音多咗。呢個情況, 在沒有分音器的喇叭上可完全反映,provided that 隻單元高頻出到, 如果 8KHz 已 roll off, 就當然冇咁明顯。此外, 聽 hifi口味真係可以南轅北轍, 高音D聲 align咗,有D人反而會覺得拮耳咗,所以D phase 亂晒嘅多路分音一樣有好多人捧場。其次, 高音好咗定差咗對某D人係 no big deal,有D人聽音樂最 concern rhythm ( pinkfish 是也),有D 人相反最 concern D 高音尾音,旺記最 concern係 articulation,一樣米養百樣人, diversity in unity唔係壞事。

再講低音,話線越粗越多低音, 係 yes and no。線幼咗, 阻值大咗, damping factor 細咗, 被 direct drive 的高效率全音單元可將這情況全數反映。低效率全音單元則兩睇,因阻值大咗, headroom 就少咗,多路更唔駛講, 串響低音上的大電感阻值有咁上下,可將這優勢全數抵消。Worst of all, 若喇叭又低效率又係多路, 粗喇叭線的低阻加埋亂到九彩的高頻, 的確可令人 perceive低音多咗,所以情況係幾複雜,耳仔聽到的表像,唔一定係 technically correct,同我哋個 body 一樣,唔發燒唔代表冇病,走去拔完罐一身疲乏反而係好轉的現象,之但係 hifi友多數眼淺,一聽到唔順耳就換之哉,hifi 線廠所以可以存活到世界的末了。

全音與單枝線的關係之一

25 二月

全音要用單枝, 係傳統智慧, 原因為何, 就一直冇人講, 又或者故意唔講。直到八零年代中天才級學者Hawksford 幫音響線做咗個 wave progagation model 之後,許多迷霧開始解散。在Hawksford出咗篇文章後幾年, 音響線廠的單枝線陸續出籠。但係雨後春筍,要到95年 stereophile 重刊佢篇文之後。旺記記憶中最早出閘的是 Tara Labs的 air 系列, 賣到滿堂紅之後不久 audioquest 又出了單枝銀/銅線, 煞有介事話揾到D 咩嘢銅, 講到尾咪喺 long crystal 單枝線。

講 Hawksford前, 先講傳統以來都用 circuit concept 去分析音響線, 就係講 L, C, R。所以, 許多許多分析, 都係用個DVM嚟度吓線嘅 inductance 呀, cap 呀, 電阻呀, 然後整個 lump parameter 或 distributed 嘅 model , 再 sim 吓佢( 最離譜可笑之事也), 然後結論話, 嗱, THD 冇衰過噃, group delay 又ok wor 諸如此類諸如此類。其中較晚期的是 攪 UCD class D 的 Bruno , 當年因為我對佢的 UCD 甚有興趣( 好捧場, 買咗兩件UCD400到依家放在牀下底), 所以咪去睇晒佢 D paper。睇到佢講 cable, 嘩, 大鑊啦(我個荷包), 大佬你連 cable 都聽唔出有D乜嘢 critical嘅分別( 點會揾 linear element 去度 THD架, OMG !!), 仲當係 snake oil, 我D錢啊。

有感而發 off track 兩句, 每個 discipline都有人攪研究攪研發, 但成就幾大真係講天份, 有天份, hit 中個方向( 最 tricky 就係呢樣) 就水到渠成, 玩 hifi都一樣, 見過唔少人, 攪來攪去, 轉來轉去, 攪到頭都大晒 ,  try 完佢個 ” breast” end up都係咁上下。冇橋。

讀電嘅人都知, 能量的propagation可以用 wave分析又可以用 circuit analysis來分析。用circuit來分析其實係高階分析,好處係簡潔易明, 若下下用 maxell equation又round 又 curl 真係揾鬼睇,但要知個 fundamental 乃係 wave nature, 萬事萬物皆為 wave, 此乃量子物理學之結論, 佛家都有講啦,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一切所見原是虛幻, 善哉善哉。

好勒, 既然係咁, 睇得明Hawksford d curl 呀 pde呀的可找佢篇嘢嚟睇番, 不然亦可只睇佢d 結論。

真正的低音炮

8 十二月

旺記細個時經常手持一本德国二次大戰時的册子, 德国的坦克型号基本上背得滾瓜爛熟,但是册子上寮寮數句的風炮卻最惹人暇想。

拜 internet 無遠弗屆的能力, 終於給看見了廬山真貌。原來 implementation 還不只一款。

風炮係好 creative, 不過最型仔又有料到的, 必定係佢 :

佢係乜 ? Flying wing 是也, 型号HO-229。Flying wing 的存在的目的,是令飛機最切合流体力學,没有尾翼的飛機, 最大的挑戰是可控性。HO-229太遲出世, 它的型態切合 声波, 也切合電磁波,  所以, 它其實可以在低空避過當年的雷達。戰後Ho-229的 parts 運到美国 Northrop Grumman ,經過四十年後, 型態大致相同的B-2 正式登塲。

這大概是網友電腦模擬圖,不可谓不諷剌,再一次證明,知識乃係由 quantum jump 而嚟。